主題: 法制日報關注反家暴工作:呼吁盡快出臺實施細則

  • 繁華似錦,覓安寧
樓主回復
  • 閱讀:17866
  • 回復:0
  • 發表于:2019/11/28 8:51:20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桐城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這一天,因模仿蒙娜麗莎而知名的美妝博主宇芽在微博上自曝被家暴,并附上相關證據和視頻。視頻中,宇芽躺在電梯間的地上,拼命掙扎,大聲喊叫,但仍被一名男子強行拉住雙腳,拖出了電梯間。隨即,#宇芽被家暴#成為微博熱搜榜首位話題。
  我國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正式施行。3年多以來,我國反家庭暴力工作取得了切實成效,家庭暴力違法的觀念深入人心,受害人自我保護意識明顯增強,公權力干預家庭暴力效果明顯,家庭暴力投訴數量減少、程度減輕,一些長期困擾受害人的問題得到解決,“家暴零容忍”的態度逐步在大眾心中形成。
  但與此同時,我國反家庭暴力工作仍面臨諸多挑戰。一方面,從見諸報端的家庭暴力公共事件來看,各種案件處理以及網絡評論、留言轉發中,關于家暴的誤區比比皆是,尤其是對于遭遇家暴后應該如何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公眾知曉度仍有待提高;另一方面,“徒法不足以自行”,反家庭暴力法落地方面也還存在一些機制體制問題,如相關制度仍未細化、與其他法律的銜接和執法力度均有待加強、多機構合作尚未有特別成熟的工作模式等。
  鑒于此,一些業內人士認為,應該系統性、綜合性地構建反家暴工作體系,盡快出臺相關的配套實施機制,建立多機構合作的反家暴干預模式,同時加大對法律的宣傳力度,提升反家暴的社會知曉度,防范家暴惡性案件發生。
  法律提供權利保障 遭遇家暴及時報警
  家暴,只有0次和N次的區別。
  據宇芽稱,施暴男子此前曾有過3次婚姻,每一次都是因為家暴而分手。幾名女性,因為同一個施暴者走到一起,鼓足勇氣,講述了自己被其家暴的慘痛經歷。
  “希望這一次不晚。”在博文結尾,宇芽說了這樣一句話:“希望大家都不要遇到任何暴力,如果遇到一定要及時報警,保護好自己。”
  而令人遺憾的是,相當比例的網友回復中除了表達憤慨,對于遭遇家暴時該如何保護自己,并不十分清楚。
  目前,在我國法律體系中,對家暴受害者提供了一系列的權利保障。
  根據反家庭暴力法,家暴受害人隱私受到保護,真實意愿應當得到尊重。未成年人、老年人、殘疾人、孕期和哺乳期的婦女、重病患者,還應當得到有關部門的特殊保護。
  反家庭暴力法還規定了強制報告制度,公安機關應當對報案人的信息予以保密。如果就醫,醫療機構應當做好診療記錄。受害人應當及時保留好自己的就醫診斷證明,連同傷情照片、傷情鑒定意見、施暴人自承材料等,以作為證明施暴人家暴行為成立的重要證據。同時,還要求有關組織對加害人進行法治教育和心理輔導。
  法律還規定,公安機關接到家庭暴力報案后應當及時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關規定調查取證,協助受害人就醫、鑒定傷情。
  值得一提的是,反家庭暴力法首次建立了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根據法律,當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臨家庭暴力的現實危險,向人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人民法院應當在72小時內作出裁定,情況緊急的應當在24小時內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保護范圍可以包括申請人及其相關近親屬。
  諸多挑戰不容忽視 反家暴法尚難落地
  法律,只有執行好才能體現出價值和溫度。
  盡管法律層面為家暴受害人提供了諸多保護舉措,但目前,反家庭暴力情況不容樂觀。眾所周知,反家暴工作具有系統性、綜合性特點,多機構合作是被實踐所證明的反家暴非常有效的干預模式。然而從目前實踐反饋看,很多機構在不同層面都還面臨諸多工作挑戰。
  北京東城區源眾家庭與社區發展服務中心創始人李瑩是一名律師。17年前,她剛入行時,辦理的第一個案子就是家暴案。時至今日,她都記得當時受害人被打斷胳膊的慘狀。
  在李瑩看來,當前反家暴工作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法律不足。比如,性暴力、經濟控制等在法律中沒有明確規定。又如,政府對專業服務機構的培育和支持還有待加強。再如,法律責任比較弱,相關機制非常簡略,急需在地方性立法以及司法解釋當中解決。此外,從執行層面看,最大的挑戰還是反家暴的責任部門和一線人員對反家庭暴力法的學習理解運用不夠。“以人身安全保護令為例,有大數據表明,法院對反家暴的認定率不足20%。”李瑩說。
  2015年畢業后,學社工專業的周瑤成為湖南長沙市開福區鑫晨婚姻家庭綜合服務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她所在的服務中心是一家社工機構,主要做家暴的直接干預服務,周瑤主要負責聯合多部門為受害人提供支持服務。
  從直接服務角度來說,周瑤面臨的最大挑戰來自于服務對象和受害人,“很多受害人在遭遇家暴后,會選擇求助、報警,但可能隨著時間或受身邊人的影響,過后就不再想追究施暴者,擔心這樣會對施暴者或者孩子產生不好的影響,但很多受害人并不知道目前所處的狀況是很危險的,如果目前暴力不制止,則會發生不可預料的情況”。
  北京紅楓婦女心理咨詢服務中心的丁娟從事了36年的婦女心理咨詢工作。在她看來,現在反家暴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政府資源投入不足,分配到社會組織的政府資源更加不足。
  “家庭暴力肢體上可以治愈,但是心理的創傷是長期的。我們有800個志愿者,200個都有心理咨詢師資格,但因為受資源的限制,機構開通的反家庭暴力專線,只能周一和周四全天開通。”丁娟說。
  “目前多部門聯動并不理想,個別地方在面對暴力案件時呈現九龍治水,各自為政,最后就成了無人問津互相推諉的局面。”南京紅葉社會工作中心社工督導何春蘭結合自己的社工經歷認為,目前反家暴實踐中還面臨多重挑戰,如傳統文化中子不教父之過對于“教”的理解過于粗暴和簡單;公眾缺乏兒童保護和強制報告的意識;受自訴限制,相關案件較難進入司法程序,行政司法無法及時干預和介入;過于強調心理咨詢或者社工等個別專業而忽視多部門的聯動等。

  呼吁出臺實施細則 盡快落實保護機制

  “在我國,防治家庭暴力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中華女子學院副教授、北京市十三五時期婦女兒童發展研究專家張榮麗建議,應盡快制定國家層面的《反家庭暴力法實施細則》,以立法或者聯合發文形式使反家暴各種保護機制落實。

  張榮麗提出了多個建議,包括加大反家庭暴力法的宣傳力度,提升反家暴的社會知曉度;進一步加強對行政司法機關人員的培訓;以部門聯合發文形式從國家層面倡導建立多機構合作機制,提升家庭暴力的處置效率;以被害人保護為中心,建立功能齊全的“一站式”服務救助中心;建立家庭暴力的全國性統計數據庫等。

  “保護家庭中的弱者不受侮辱和侵犯,一方面需要國家公權力的干預和介入,制裁不法行為,另一方面也需要社會各界攜起手來,長期持續地開展男女平等教育,瓦解父權文化的根基,讓平等和反歧視成為每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不可損害的組成部分,成為人們共同捍衛的基本價值準則,讓家庭成為一個不再讓人感到恐懼的地方。”張榮麗說。

  來源:法制日報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奖励挖掘者登陆 索罗斯做空怎么赚钱 全球股票即时指数 mg电子注册送38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 彩票助手组六组三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旧版 欢乐生肖实力微信群 快乐12胆拖投注 重庆时时必中计划 河南快赢481 澳客足彩网 141期福彩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 七星彩开奖官网 福彩3d豹子号投注技巧 麻将游戏哪个比较好